当前位置:无限小说网>书库>都市青春>我当了千年的新郎> 第五十一章 天路他第一

第五十一章 天路他第一

    饶是以白衣小童的阅历,也从未见过如同陈宇一般的情况。

    那道盘旋在陈宇周围的剑气,正是之前陈自清种在陈宇丹田内的那道白虹,此时竟然自动掠出护主了?!

    这石室里的灵气又是什么情况?难不成都丧心病狂的发疯不成了?

    此时白衣小童内心的震骇简直没办法用语言来形容,彻彻底底的被眼前陈宇的模样给惊呆了。

    纵使自己曾见过无数惊才艳艳的天才,可也从未有过像陈宇一般,第一次自己修炼,就能够引动这么大阵仗的!

    还让不让人活了?!

    白衣小童愣是不敢吭声,连忙将石室内的灵气调整到了一个可控范围内。

    开什么玩笑,让陈宇继续下去,整个石室的灵气说不定全往陈宇身上去了,届时就算陈宇吸收够了,但这么多庞大且精纯的灵气,都会一股脑儿的往陈宇体内爆涌。

    撑都撑把陈宇撑死。

    这他娘可是块宝啊,白衣小童一边心里叫苦,娘的,这小子到底什么时候是个头啊。

    良久。

    陈宇身上的肌肤终于不再鼓包,而是逐渐沉了下去,原本古铜色的皮肤上阵阵裂纹竟然逐渐龟裂开来,剥落之后的皮肤竟然比之前还要白皙上几分。

    那道陈自清留下的剑气,也停止了盘旋,咻的一下钻回了陈宇体内,身边的灵气逐渐开始放缓。

    待到陈宇再度睁开眼时,发现整个石室内的灵气稀薄了几分,而之前一直神气着的白衣小童,此时正瘫坐在地上一脸幽怨的看着陈宇。

    “怎么回事?”陈宇皱着眉头,看了眼自己身上的肌肤,发现竟然比之前还要白皙上几分。

    在陈宇的丹田内,白虹已然归位,但在白虹的周围,四处全是灵气,自己的经脉中竟然也充斥着一股子灵气的味道。

    “我这算是……成了?”陈宇一挑眉,猛的一拳挥出,一道罡风刮过,竟然隔着足足五六米的距离,在石室的墙壁上留下了一道白印。

    被陈宇打出来的白印几乎是眨眼间就消失不见了,但这并不妨碍陈宇的惊骇。

    这他娘的是什么情况?隔山打牛?!

    白衣小童几乎累的虚脱,白了陈宇一眼,瘫坐在一堆书上,没好气道:“你成个蛋,还是一样废。”

    诚然,陈宇此时已经发生了天翻地覆般的变化,在千年的岁月中,陈宇打熬出来的体魄不是一般的强悍,在这座石室中被极其精纯的灵气大量冲刷体魄,早些又被陈自清强行洗筋伐髓,与之前是完全不能相比的。

    简单来讲,之前的陈宇是一块还未经切开的玉石原料,此时就是已经开始打磨的璞玉。

    仙武法诀为何会让白衣小童慎之又慎,特地与陈宇交代这么多?

    原因就是仙武法诀实在太过霸道,人体内的每一处经脉,哪怕是细微之至的小脉络,都逃不过仙武法诀的眼睛。

    但运转仙武法诀,究竟成不成,还得看个人机遇。

    每一处经脉,都形同一座天然的关隘,而仙武法诀催动下的灵气,则是攻破一道道关隘的利器。

    有的人运转仙武法诀,甚至连一个周天都走不下来。

    而陈宇显然是其中的异类,第一次试着运转仙武法诀,竟然足足走了三十六个周天!

    这是什么概念?

    就算是白衣小童,也前所未闻!

    放眼整个天路之上,陈宇这种妖孽级的怪胎,根本就不存在!

    “嘿”

    陈宇丝毫不介意白衣小童的嘲讽,如今自己的身体是什么样的状况,陈宇自己再清楚不过。

    刚开始时,自己的丹田是强行被白虹撑起来的,运转过仙武法诀之后,扑面而来的灵气在自己的经脉中不断扩宽,涌进丹田后竟然逐渐有了一丝取而代之的味道。

    陈宇甚至有一种错觉,若是再给自己一定时间,丹田内的那道白虹就会被灵气取而代之。

    之前的陈宇再强悍,终归只是肉胎凡身,至此,陈宇几乎是脱胎换骨一般的变化!

    “也就是说,如今的内家功法,都是当年仙法道术的残留?”陈宇回过神来,看向白衣小童,出声问道。

    白衣小童叹了口气,坐直身子,点了点头说道:“末法时代,所有的仙法道术已经荡然无存,现在世间仅有的也都只不过是一些残漏。”

    “当年天地大变,我辈仙人皆飞升于天路,人间自此沦为末法时代。”

    白衣小童一边说着,一边随手从自己的屁股底下抓起一本古卷丢向陈宇,说道:“这一层的书,全部都是神通仙法,你要是有兴趣就多学学。”

    “东面的是攻伐类神通,西侧的是阵法,南面的是丹书,北面的……很多,我也记不清了,你自己慢慢找去吧。”

    白衣小童白了一眼陈宇,整个石室里足足百万本书,自己怎么可能记得一清二楚。

    “当年陈自清和我联手打造了这座九道楼,一共九层。第一层就是这个石室了,陈自清和我当年收罗来的心血几乎全在这里了。”

    “另外,你现在是不是感觉自己身体很轻灵?对什么东西都特别敏感?”

    陈宇愣了一下,还来不及感慨这座石室的丰富,就被白衣小童问住了。

    “现在的你,只不过是初入门槛,甚至连修仙者都谈不上。”白衣小童难得耐心的为陈宇解释道:“:炼气、先天、金丹、元婴、化神、返虚、合道、渡劫。这是每一段境界的划分。”

    “炼气期,划分三层,依次是后天,筑基,神海。”

    “世间武夫,不过后天而已,哪怕再强,撑死筑基。”

    “不乏有内家高手达到先天境界,但此类人放眼世间几乎寥寥,印象里好像就几百年前有个姓张的小子。”

    “凡大能者,皆以移山填海,摘星捉月,以星河为枕眠,一剑纵横千万里。”

    白衣小童一边说着,眼神中仿佛有着对当年的神往。

    “暂时后面的你就先别想了,努力努力先到了神海再说吧。”

    陈宇咂舌,敢情自己都这么强悍了,到头来还只是个筑基。

    “诶,那你当年是什么境界?陈自清呢?”

    想到这里,陈宇突然忍不住有些好奇,冲白衣小童问道。

    “陈自清啊……天路他第一。”白衣小童愣了一下,脸上的表情罕有的收敛了起来,沉浸在了过去的岁月中:“人族万年,陈自清当数第一。”

    “至于我……只是个无境之人。”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