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无限小说网>书库>都市青春>超强近卫> 第二百九十三章 蜀南之行(4)

第二百九十三章 蜀南之行(4)

    乔三之前专注于和楚东说话,没能看清楚二楼的人影,楚东却是看得清清楚楚。

    那是一个长相漂亮的女人,脸上还带着青肿,她当时就躲在窗帘后边偷看,发现楚东看她,立即慌乱地躲了回去。

    没能看到管家陈伯,也没能看到文东雨,反而发现了一个形迹可疑的女人,这让楚东更加意识到了事情的不寻常。

    车子开过两条街,然后在路边停了下来,张云汉出现在了车窗外。

    楚东降下车窗,对张云汉道:“派人跟着文永好……还有一个姓刘的管家,一旦发现了文东雨的下落,立即通知我。”

    “是!”张云汉干净利落地应了一声,很快便离开了。

    回到了酒店,发现沈诺已经不在了,桌子上留着一张字条,拿起来看看,是沈诺娟秀的字体。

    ‘我去制药厂了,如果没事,欢迎过来指导工作。’

    那略带调皮的语气让楚东有些忍俊不禁。

    去制药厂就算了,徒然帮不上什么忙,还会让沈诺分心。

    楚东静下心,盘膝坐在地上,开始习练无为决。

    由于最近一直在镜壁的瀑布下练习,再加上师叔何啸风的指导,楚东的进境不是一般的快。

    按照何啸风的说法,无为决一共分为九重。

    从景云观第一任掌教,创建此心法的无为道人,直到现在,一千多年间,也仅仅有三人能够突破第九重。

    而其中之一,正是楚东的师傅林淮南。

    强如被称为剑神的何啸风,也只是到了第七重的境界,而掌教赵远山在最为巅峰的时期,境界也不过是第六重。

    楚东在得到了林淮南的毕生功力之后,习练起无为决颇有些一日千里的进度,只是短短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已经冲破了无为决的第六重。

    不得不说是个奇迹。

    何啸风对他讲过:“你师傅给你留下的功力就像是一个取之不尽的能源库,而你现在只开发出60%,等到无为决冲破第九重的那一天,也就是你与他的功力完全融合之时。”

    楚东问起自己现在大概是个什么境界时,何啸风想了想,然后道:“如果单论内力,介乎天境一等和二等之间,如果论武学,也就是刚入天境。”

    “不过,”何啸风的神情有些黯然,“听说你师傅对你的评价是经常能给人意外,也许我这个定位不够准确。”

    他最后叮嘱楚东,“无论如何,记得不要急功近利,稳住心性,慢慢地习练,功到自然成。”

    这句话对于楚东来说,至关重要,因为习练内力不像习练拳脚,完全容不得半点错。

    这也是何啸风让楚东在镜壁的大瀑布之下习练无为决的主要原因。

    初期的时候,一旦引导内息出现闪失,那对于楚东来说将会是场灾难。

    借助瀑布的外力作用,使得体内的内息激活,自然而然地升起抗体,会使得犯错的几率减小很多。

    等到楚东突破了第五重的境界之后,也就不用再担心会走火入魔了。

    何啸风只是没想到楚东的境界会如此之快,难怪赵远山一个劲儿地夸奖楚东是天赋异禀之人。

    静静地打坐调息,时间很快过去。

    等楚东练功完毕,睁开眼的时候,才发现已经快到中午了。

    他从地上站起身,拿起手机给沈诺打了个电话,得知沈诺已经在回来的路上时,楚东决定在楼下等她,顺便一起去吃饭。

    走出房间,敲了敲对面的房门,乔三很快出来了。

    两人坐了电梯下到大厅,坐在酒店的公共休息区等沈诺回来。

    “小东,我听见你给张云汉的命令,除了要监视文永好,还让他盯着那个刘管家,”乔三问道:“你是不是觉得那个刘管家哪里不对劲?”

    楚东点了点头,“他当时把钱递向我的时候,我看见了他手上的刀茧,应该是个刀客。”

    所谓的刀茧,就是经常握刀的人,会在手掌和几个指节之间磨出一层横向的硬茧。

    乔三回想了一下,有些困惑道:“没感觉到他身上的气息,你能确定他是刀客?”

    楚东道:“来之前,师伯对我讲过,南疆这一带苗族人居多。他们所习练的功法和武学与我们习练的功法和武学有很大的不同。”

    “我们习惯用的方式很难感应到对方的内息。”

    乔三有些恍然,“你的意思那个刘管家是个苗人?怪不得,让你这么一说,我想起来了,他的长相还真是像个苗人。”

    蜀南市在整个南疆偏北的位置上,不像其他地方,这里的同化比较严重,汉人占了很大比例,很多在这里出生的苗人甚至都不会说苗语,更别说是文字了。

    翻看过道家先师编撰的那本书之后,楚东了解到古代的苗族在受到北方入侵之前,还保持着氏族社会的结构方式。

    南疆布着大大小小的众多苗人居住区,当时叫苗寨。

    而巫医这种职业则要古老的多,按照那位道家先师推测,大概在绒毛饮血的时代,巫医就已经出现了。

    当然初期的巫医目的很简单,就是为了治病救人。

    到后来,由于巫医的无可取代性,身份地位逐渐提高,以至于到了仅次于族长的地步,甚至能够左右整个族群的地步。

    正如西方人经常说的,‘权利使得人心扭曲’。

    同样是巫医,有的大权在握,有的却是寂寂无名,大概也就是因为这个原因,使得一部分巫医心生怨恨。

    蛊毒之术,很有可能也就是在那个时期形成了。

    原本用于治病救人的蛊虫,被不断开发,最终形成了杀人于无形的‘凶器’,就连苗人也开始对巫医谈之色变。

    巫医这个行业也逐渐开始分裂成两派,一派是坚决抵制使用蛊毒的,被苗人称为白巫医,或者白巫;另一派则是潜心研究蛊毒之术的,也就是黑巫医了。

    两个派系之间还曾发动过战争,最终白巫靠着大家的支持打败了黑巫,结果可想而知,很多研究蛊毒之术的黑巫被折磨致死。

    幸存下来的黑巫不得不转入地下,再也不敢明目张胆地使用蛊毒之术,很多的技法也已经失传。

    时至今日,由于现代文明的冲击,巫医早已经没落,懂得蛊毒之术的人更是凤毛麟角。

    那位道家先师在书中写道,其实在他看来,任何事情都有两面性,蛊毒之术能够杀人,但初衷还是为了救人。

    术本无错,关键还是要看使用它的人。

    这一点倒是与楚东的看法不谋而合。

    两人在酒店大厅里说着话,楚东忽然听到有人叫他的名字,抬头看看,原来是沈诺回来了。

    站起身刚想走过去,忽然瞥见一个戴着墨镜的男人急匆匆的从另外一个方向靠近沈诺,一脸不怀好意,而沈诺此时还浑然不觉。

    “小心!”

    楚东总是能意识到危险,他大叫了一声,脚下一点,身子像是箭射一样,向着沈诺扑了过去!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