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无限小说网>书库>科幻灵异>最强反斗神> 第八十九章 情敌

第八十九章 情敌

    星耀族,星辰域。

    “狼亦白那个贱人,若不是当年为了符风风掉进我的陷阱,,现在应该还是个大美女。”凤来迎回忆起狼白帝当年的风采时,眼中闪过一丝嫉恨。

    “都过去的事了,总提它干嘛,好像姐姐赢的光彩一样。”星夜提醒了一下凤来迎,让她别太骄傲了。

    凤来迎不以为然,道:“自古就是成王败寇,大家只关心你赢了,没人关心你是怎么赢的。”

    星夜知道争辩不过凤来迎,也就敷衍了几句。

    凤来迎看星夜的架势,好像没有准备交出战狼珠的意思。

    “真不在我这。一直还是狼白帝保管。”星夜看着凤来迎的眼睛,一脸真诚,这种真诚是只针对凤来迎的。

    凤来迎不满道:“我一直顾及她曾经的身份和地位,但是如今你不打算帮我,我只好自己走一遭了。”

    星夜摇了摇头,指了指星辰域下的一个若隐若现的洞穴。

    “她应该在那。我没有锁过她,毕竟你把她弄的年老色衰,也挨不过几年了,我星辰域为你做了太多,对待女人我可不想再落人口舌了。”星夜竭力的向凤来迎说明利弊,希望她能懂自己的良苦用心。

    “好,我去会会她。”凤来迎一声鸣叫,化作金凤,向洞穴飞去。

    屡屡金沙顿时漫天飞舞异彩纷呈。

    星夜嘱咐道:“且不可动武,战狼珠认主,和别的珠子不一样,切不可能巧取豪夺。”

    不知道凤来迎有没有听得进去。

    星夜再次忘了忘显出异象的极地星,不禁暗暗感叹道:“自古美女多蛇蝎啊,一副好皮囊却非得赶尽杀绝。”

    自己是个阴谋家,还爱上了他族蛇蝎美人。

    不知道对星耀的未来是好是坏,是祸是福啊。

    星夜抬头望了望,这一路凤来迎刚刚好把自己送到了寝殿门口便走了。

    星夜笑了笑,自己独自进了屋。

    星夜刚进屋,发现前堂跪了一地的人。

    “怎么了。天还没亮,要逼宫是怎么的?”星夜冷幽默道。

    下人们吓得直打哆嗦:“万万不敢。只是只是……”

    “只是什么?”星夜挑了下眉,可能有什么重要的事发生了。

    “探子来报,灰鬃和独眼调查暗夜狼人谷时被人杀害,狼白帝前去救他二人,被被……”下人吓得口齿不清半天说不清楚。

    “狼白帝如何?”星夜瞪大了眼睛。

    “被活活剥皮。”下人说完这几个字,吓得匍匐在地不敢抬头。

    “啊?”星夜大怒,狼白帝虽然现在年老色衰,但是战力至少还剩个四五成,不至于被人活活剥皮。

    而且,派灰鬃和独眼不过是探查一下逆贼狼人的藏身处,怎么会遭杀身之祸。

    逃跑的狼人不过是一帮乌合之众,纵使是得了暗夜力量之精华,也不会发展的如此壮大。

    “暗夜狼人何时连狼白帝都能杀得了了?”星夜不敢相信一切。

    “据说,好像不是暗夜狼人动的手,暗夜狼人一夜之间全部被屠杀殆尽。”下人补充道。

    “谁有这个本事,吸血族?熙泽不是被夏姬杀了吗?”星夜大叫道。

    “龙族那个护卫,符风风。”下人也觉得情报好像有误,不太确定的语气。

    “符风风?”星夜也觉得这个名字越发的熟悉,并不仅仅局限于他曾经知道的那个把凤来迎气的半死协助救出雪冷禅的符风风,他还是……他究竟是谁呢?

    不知道是因为夏姬与符风风一战伤了元气,还是两颗珠子在夏姬体内有所压制,夏姬对大家的催眠术好像日渐削弱,部分灵力强的人,例如星夜竟然有了点要恢复记忆的征兆。

    星夜头痛加重,一回身正好看见匆匆来找他的凤来迎,八成是去洞穴扑了个空。

    “那个老太婆不在啊?是不是越狱了?”凤来迎一脸扫兴,急冲冲的走到星夜面前,从桌上拿起一杯水一饮而尽。

    星夜笑了笑,示意下人退下,顺带给凤来迎泡了杯茶,轻道:“这么多年未见她了,你还是紧张得不行啊。”

    凤来迎一脸傲娇:“我才没有。”

    星夜轻笑道:“还说没有,你若紧张了便会口渴难耐,想要喝水,这么多年你早已练就凤羽族的最高阶法术,没想到见到昔日的情敌,还是如此紧张。”

    凤来迎脸上有点挂不住,但是嘴上丝毫不让分毫:“好你个星夜,你也向着那个老家伙。说,你把她藏哪里去了。莫非你嫩草吃老牛了,金屋藏娇了。”

    看凤来迎还有些许吃醋,星夜只好安抚道:“说了你可不许怪我,她,死, 了。”

    “死了?什么时候,这不可能!”这回是凤来迎瞪大了眼睛。

    “可能是刚刚,或者是更久,探子来报有时间差的,所以,节哀。哦不,所以,节哀。”星夜喝了杯茶,天空泛起了鱼肚白。星夜今夜又是一个不眠夜了。

    “谁杀的?”凤来迎问道。

    “你猜。”星夜故意绕了个圈子。

    “我情敌虽然为人友善,但是单是情敌这一条就是众人杀她的理由。 ”凤来迎悠悠道。

    星夜头痛欲裂,问道:“等一下,你和狼白帝是情敌,那你二人心系于谁?我怎么想不起来了?”

    凤来迎竟然被星夜此话问住了,是啊,狼白帝与自己的多年的情敌,星夜也早就知道此事,星夜刚刚说到情敌二字自己也没有否认,可是狼白帝和自己心系之人是谁?为什么想不起来了?

    凤来迎突然被一股恐怖气息席卷了全身。

    精明的凤来迎突然洞察到自己的记忆里竟然有一小段记忆是空白的,这段记忆被剪切的小心翼翼,整整齐齐,恰到好处,与之有关的一系列事情都不记得了。

    就像记得情敌狼白帝,却不记得那个男人究竟是谁?

    星夜疼的从轮椅上跌了下来,一边竭力支撑着自己,一边挣扎着向凤来迎抛出一个可怕的问题:“是不是符风风!”

    凤来迎被星夜惊了一下,怎么可能是符风风?如果没记错的话,符风风不是上次和齐琳来谈判问齐宇下落的那个少年吗?齐琳的小护卫?怎么会是自己和狼白帝争抢多年的男神?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