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3章 三爷爷

    次日,项少龙专门去见项伯。

    这时候,他得了太上皇和皇帝陛下的认可,他已经觉得自己是大秦的臣子了。因为他认为这个时候去见项伯,是合情合理的。

    项伯的府上,他刚从内阁回来,还没准备吃饭,就说项少龙求见。

    “呵呵!”项伯冷笑道,“还真是来的巧啊!让他进来吧。”

    仆人领命,匆匆离开。

    片刻,项少龙就大步走进来,立马向项伯施礼道,“参见三爷爷!”

    项伯是项羽的叔叔,而项少龙是项羽的侄子,他称呼项伯为三爷爷没问题。

    “行了,起来吧!”项伯淡淡地说道。

    “这是送给三爷爷的一点心意,还请笑纳。”项少龙起身,立马将一份礼单递给项伯。

    项伯接过礼单,仔细看了一会儿,才放礼单收下。

    礼单上没有金银玉器、没有宝马美女,只是一些西楚的特产和山货。

    于是,项伯才没有拒绝。

    “跟太上皇和陛下都见过了?”项伯开口问道。

    “是的!”

    项少龙恭敬地回答道。

    这时,仆人进来说,饭食已经准备好了。项伯就向项少龙说道,“既然决定为大秦效力,我们就是一家人了,一起去吃饭吧。”

    “诺!”项少龙大喜,立马跟随在项伯身边。

    这些年他也懂得抱大腿道理。

    别看项伯现在年纪大了,快要致仕了,可他跟内阁的陈平和张仓还有太学院的孟论三人关系好。

    而这三个人可是大秦官场上,未来举足轻重的人。

    因此,现在能抱紧项伯的大腿,今后他归降了大秦,他也能在官场上官运亨通。

    况且,项伯的外孙,梁王早就是钦定的大秦未来的皇帝陛下,更是让项少龙不得不将项伯当成自己的亲爷爷对待。

    入席吃饭。

    两人都没有开口说话。

    项伯的饭食很精致。

    应该说,现在大秦的国力强盛,百姓们生活都富裕了。朝廷对百官的俸禄和福利也提升了一大截。

    因此,到了项伯这个级别,只靠俸禄都能过上富贵生活了。

    何况,他还很有钱,自然在吃的方面很讲究。

    然而,项伯现在吃的菜品登基,早就已经达到西楚皇帝的水准了。

    这才是让项少龙吃惊的地方。

    慢条斯理地吃完饭。

    回到书房,喝了一口茶,项少龙问道,“三爷爷,我听说,陛下封了英布为九江王,是真的吗?”

    “真的!”对此,项伯也不隐瞒,而是直言不讳地说道,“封他为九江王,就是为了去九江郡镇守,顺便再压住西楚,让西楚能够乖乖地投降大秦。”

    “为什么是他?”项少龙羡慕妒忌恨,他觉得自己更适合啊!

    “因为他本就是大秦的人,除了对大秦忠心耿耿之外,有熟悉西楚的情况,他去九江郡,太上皇和陛下很放心,而西楚会压力倍增。”范增解释道。

    “嗯!”项少龙点头道。

    “你很妒忌他?”项伯看了一眼项少龙问道。

    “没有!没有!”项少龙立马否决道。

    他封王也是早就定好的了,因此,说羡慕妒忌恨是有的,不过也不是特别妒忌。

    只是,英布的封王跟他不同,镇守九江郡,进而压迫西楚。

    足见九江王是一个实权王侯,而不只是一个荣誉爵位。

    “你跟他不一样,他为大秦立下过功勋,而且又是太上皇的人,他受封什么都很正常,你呢?”项伯冷笑道,“到现在,你对大秦未立尺寸之功,却已经被许诺要封王,你是该要好好表现了。”

    “少龙明白!”项少龙立马点头说道。

    这一刻,他头脑清明了很多。

    这一刻,他才发现自己刚才确实因为妒忌英布而差点迷失了自己。

    “西楚现在什么情况,大秦比西楚更清楚,你回去之后还要多跟钟离昧聊聊,他是一个识时务的人。”项伯开始指点项少龙道,“至于范增,估计为大秦效力的机会很渺茫,不过让他放弃抵抗,还是可以做到的,让项问天去跟他谈就行。”

    “明白!”

    项少龙恭敬的听着。

    “东王公、张良和尉缭子还没有死,他们在安息帝国,志向还不小,以张良的性格,会派人去联络吴楚两国,想跟安息帝国联合,再次进攻大秦。”项伯分析道,“这个诱惑很大,刘邦不会中计,可项问天未必就不会,到时候你要多加警惕。”

    “是。”项少龙领命道。

    之后,项伯有个他聊了一些家长里短,就让项少龙离开了。

    离开首相府,项少龙对今天拜访项伯很满意,因为他收获颇丰。

    通过项伯的分析,他更加看清的西楚的官场形势,更加懂得该怎么去做了。

    这时,他觉得自己有必要来见见英布,好歹跟英布也是同殿为臣,现在又同时为大秦效力。

    于是,他就来到了英布的住处。

    得到通知的英布,立马出来迎接项少龙。

    这是礼节。

    两人走进英布的住处来到了书房。

    喝过茶水,项少龙才笑道,“没想到将军是太上皇的人,之前多有得罪,还请海涵!”

    “项将军客气了。”英布笑道,“我们各为其主,大家做的都没有错。”

    “不过,将军说错了,现在我们只效忠一个人。”项少龙笑道,“我们更要亲近亲近了。”

    “你...”

    英布盯着项少龙,似乎想到了什么,只是没有说出口。

    “将军猜的没错,我已经弃暗投明了。”

    项少龙说这句话的时候一点心理负担都没有,他笑道,“就像将军你一样,我也被许诺了要封王,不过得到西楚彻底回归大秦之后。”

    “恭喜啊!”英布笑道。

    其实,目前的形式下,稍微有点眼界的人,大都都知道西楚要完蛋,而投降大秦才是明智之举。

    因此,项少龙这么做,没什么不妥。

    大家都是为了自己的生活,有什么错?

    “将军客气了。”项少龙道,“过几天,我要回西楚,而将军也会去九江郡镇守,到时候我们多联系联系?”

    项少龙说出了自己来找英布的目的。

    “可以!”

    英布立马点头道。

    因为他从项少龙的话中听出了另外的一层意思。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